月度归档: 2020年12月

1 篇文章

小镇做题家之死
又一个大学生自杀了,我已记不清这是今年的第几个了。看着他的遗书,有种悲戚的共鸣。 他殉身于自身的信仰,一种多数人从小被教育着信奉的信仰。 我暂且把这叫做学历信仰。 学历有用吗?很有用。但是我们除了结伙同行与此路上,还追求着什么呢?在这条路上,没有一个人是蝺蝺的独行者。我们结伙,我们幻想远方。 可是远方是什么?谁能具体的说清楚呢?高收入吗?高地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