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做题家之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又一个大学生自杀了,我已记不清这是今年的第几个了。看着他的遗书,有种悲戚的共鸣。

他殉身于自身的信仰,一种多数人从小被教育着信奉的信仰。

我暂且把这叫做学历信仰。

学历有用吗?很有用。但是我们除了结伙同行与此路上,还追求着什么呢?在这条路上,没有一个人是蝺蝺的独行者。我们结伙,我们幻想远方。

可是远方是什么?谁能具体的说清楚呢?高收入吗?高地位吗?天伦之乐吗?但是,以上的总总念想,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只能存于个人意志中的且只能用以自我激励的卑微的意志。因为以上的这些理想基本上脱离了大多数人赖以成长的个人背景。

这种个人背景我愿视之为一人在社会中发展的第一条件。可是大多数人从工人阶级中来,大多数人中的极少数人实现突破而成为资产阶级,新生的资产阶级转而背叛他的原有阶级而继续压榨希望成为资产阶级的工人阶级。这种矛盾如此循环往复,以至于,我们最终不得不面临一种可悲而无奈的结局:为着微弱的成为资产阶级的可能性而忍受压榨。

所以我一直无法理解那些将马云等资本家奉若神明的人。我也一直讨厌身处于这种被资本控制的处境与秩序。但是若这一秩序不复存在,社会只会倒退而绝无进步的可能。因此我们只能眼看着这一巨大的矛盾一路成长,在新的领域、旧的领域无限扩张,渗透进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直到他们即将完成最终渗透并且进而拥有无与伦比控制力与影响力时候,普通人,也就是广大的工人阶级将只会活的愈加的艰辛。但好在我们的国体又决定了我们大多数普通人不至于活得像西方世界的普通人一样——彻底沦为资本家们可有可无的附庸。

学历信仰的出发点是好的,为国家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但是这套信仰体系终于在资本家的狂轰滥炸中被弯曲却是谁也没有料到的。这一信仰的提出是为了那么宏伟的国家民族大计,可他的实现却又是那么的被曲解、那么的令人绝望。这一信仰体系的弯曲所带来的结果是更为激烈的内卷,一套内卷的猜疑链在各个学生中间形成:我不知道你卷没,所以我要卷;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在卷,所以我要更加努力地卷。这一逻辑没有错,许多人普通人寄希望于多卷几下就能卷到出头之日,继而实现理想,脱离其工人阶级的属性而成为资本家。

资本家与各个深信学历信仰的人之间的矛盾一直都存在,只是,时至今日,这一矛盾终于有了开始转换为对抗性矛盾的势头。这一势头只会被扼杀,因为资本家不需要背叛这一信仰的人,也不想这套信仰体系中的人心生反叛的念头。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资本家继续着他们的压榨,寄希望于国家的行动。

“这个年轻人死后,他的所有器官被有钱人购买以用来延长寿命,除了他的大脑,因为这一大脑在他们看来就像一个垃圾桶一样,装满了无用的东西。”

在《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中我看到过一句话: “归根结底,最终使这些强权国家倾塌的关键缺陷是合法性的缺乏——也就是观念层面的危机。合法性不是绝对意义上的正义或正当;它是一个存在于人们的主观认识中的相对概念。一切能够有效运行的政权都必须基于某种合法性原则。” “即使是对最不正义、最残忍的独裁政府而言,合法性也至为关键”

所以我们的学历信仰也终有倾塌的一天,这一天,读书获取学历的合理性没有了。有钱人通过基因改造而成为了不同于人的物种——超人类。一个人占据了全球99%的财富。超人类杀人就像我们杀狗一样,会有点麻烦,但无足轻重。这是《赡养人类》里的场景。我一直对这一社会的到来持绝对否定的态度。可是现在我开始怀疑了。既然现在的“打工人”们已被资本家压榨的没有人样,那么以后苟活于世而没有工作的普通人在资本家构建的体系中生存又会是怎样一种情景?我不敢想象,只得寄希望于中国能摆脱这一可怕的未来。能吗?中产收入陷阱都摆脱了,这一被假设存在于未来的陷阱或许也可以摆脱吧。

多数人包括我是无法摆脱这一从小被信仰体系,这一信仰体系因为无数工人阶级的前仆后继而更加牢固。被加固到所有人无力打破的地步。

我们继续着我们的信仰,为着微弱的成为资产阶级的可能性而忍受压榨。

殉道者且身殉于他所坚守的道,继道者却仍将在这条道上前仆后继。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

俗人察察,我独闷闷。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记录随笔

对恶心的娱乐圈文化,我想说的。

2021-5-11 10:06:57

记录随笔

对恶心的娱乐圈文化,我想说的。

2021-5-11 10:06: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